东成西就

新中国经济70年·银行业改革亲历者张燕玲:见证改革开放的银行业

  1993年12月25日,《国务院关于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发布,提出要建立国务院领导下独立执行货币政策的中央银行宏观调控体系,分离出政策性金融机构,建立以国有商业银行为主体、多种金融机构并存的金融组织体系,从此开始了金融体制改革历程。2003年10月召开的十六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提出,选择有条件的国有商业银行实行股份制改造,加快处置不良资产,充实资本金,创造条件上市。2010年,四大行股份制改造任务圆满完成。四大行股改上市,不仅自身得以发展壮大,也为城商行、农商行的改革发展提供了宝贵经验,更为中国金融安全、服务实体经济提供了强有力支撑。

  2006年10月27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隆重上市。(视觉中国)

  作为国民经济血液和润滑剂,中国金融业取得的成绩让世界刮目相看。谈起银行业改革,大家习惯分为三个阶段:1979年到1993年为探索国家专业银行企业化改革阶段;1994年到2002年为国有商业银行市场化改革的准备阶段;2003年至今为国有银行深化股份制改革阶段。每一个阶段都取得了圆满成功。

  事实上,改革开放前夕,在复出工作后,中国银行就开始为重振国民经济筹集必要的外汇资金,为金融业的发展培养干部。所以,从“文革”后期到1979年银行从财政分离出来;1979年至1993年作为国家外汇外贸专业银行,中国银行为国家筹集了大量低成本外汇资金,有力地支持了我国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我认为这两段历程是开拓性的,体现了金融人的承担和奉献精神。

  1977年,我毕业后来到财政部报到,接待我的人事局领导说,你被分配到国外局,到西交民巷工作。我这才知道,那时候财政部下面有两个局是和银行有关的,一个是国内局,也就是中国人民银行;一个是国外局,就是中国银行。

  当时,银行就相当于财政的出纳,业务很单一,国内主要的信贷业务,只有工商信贷和外贸信贷两种。人民银行负责工商信贷,中国银行负责外贸信贷,而且是刚刚从拨款改成贷款;国际贸易最主要的是“大贸”,就是和“苏修”及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易货贸易。国家间外贸部门每年签署货物互换协议以后,全国共有8家外贸进出口公司按计划执行,银行负责转递单据、记账。

  1978年中,改革开放之前,我有幸参加了中国银行在镇江召开的出口结算工作会议,为期一个月,主要是制定中国银行对资本主义国家业务的操作规则:《中国银行办理出口跟单信用证的基本规程》和《中国银行办理无证出口结算业务的规程》。这两个制度的建立,对我们国家加快出口收汇、安全收汇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这段时间的工作中,我感触最深的是,中国银行老一辈领导,顶着巨大压力,想方设法为国家筹集宝贵的外汇资金,支持国家改革开放建设。

  1977年、1978年,在“两个凡是”的影响下,人们的思想认识还是有禁区的。我们对外筹资也得绕过“既无内债又无外债”的禁区。对外筹资是向外借债。中国银行的领导想出了用“同业互相存款”和“存款便利”的方式来筹集外汇。

  1978年9月,中国银行和巴黎银行签订了100亿法郎的存款协议,折合约22亿美元。当年12月,又与英国的渣打银行、劳合银行、西敏寺银行等10家银行签订了“存款便利”协议,金额12亿美元。

  中国银行和外国银行之间相互存款表示双方合作。但实际上中国银行在外国银行存得少,外国银行在我们这存得多,用这个办法来利用外国银行的资金。这种做法也是顶着巨大压力的。当时中国银行利用外汇引进先进设备,帮助建设远洋船队,被说成是“以买船压造船”,破坏自力更生。为海外华侨和港澳同胞服务,被说成是为资产阶级服务。这些错误的认识,一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才得到彻底的澄清。

  1979年3月,国务院批准人民银行关于改革中国银行体制的方案。中国银行从人民银行分设出来,同时成立国家外汇管理总局,一个机构,两个牌子,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由中国人民银行代管,负责集中管理和统一经营全国的外汇业务。虽然目前多数5G应用还属于初期发展阶段,苹果心水

  1979年2月,中国农业银行恢复成立;1983年,中国人民建设银行从财政部分设出来;1984年1月,中国工商银行成立;1986年,国家又组建了交通银行。除了交通银行,其他4家银行各有各的专业,但彼此之间又互相有委托代理业务。

  1980年1月,国务院批示,中国银行在新时期的基本任务是:认真履行国家外汇专业银行职能,做好各项外汇工作,组织和积累更多的外汇资金,在管好用好外汇资金上下功夫,真正发挥在生产和流通领域中的促进、调节和监督作用,为加快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建设服务。

  从上世纪70年代到1994年,中国银行作为国家外汇筹资的主渠道,运用“三贷业务”(政府贷款、出口信贷、混合贷款)、国际金融组织贷款、双边和多边的商业贷款,以及在国际市场发债,为国家筹集了大量的外汇资金,有力地支持了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石油勘探开发、沿海各省份的外向型经济发展等,其中包括上海宝山钢铁厂等22项国家重点建设项目。

  1993年11月,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

  贯彻十四届三中全会精神的《国务院关于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于当年12月出台。主要明确:一是真正建立中央银行主导下的宏观调控体制;二是建立政策性银行,分流国有银行政策性业务;三是推动国家专业银行向商业化改革,按照自主经营、自担风险、自负盈亏、自我约束的经营原则,把专业银行改造为国有商业银行;四是建立统一开放、有序竞争、严格管理的金融市场。

  1994年成立了3家政策性银行,国开行、农发行、进出口行,承接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的政策性业务。同时出台的还有《国务院关于外汇管理体制改革的决定》,汇率并轨,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经常项目下自由兑换等等。外币汇率贸易内部结算价结束使命。各家银行在外汇管理局发布的牌价基础上,可以有上下0.5%的自由浮动,自己定价。因为这是一项保密工作,直到1993年12月28日,中国银行成立总行外汇体改领导小组,抓紧制定有关管理办法,下发执行;抓紧模拟运行工作,紧急行动,培训人员。

  我当时在中国银行教育部任副总,负责培训工作,组织录制了对改革的解读,编了一部电教教材。中国银行总行是结售汇的最大窗口,正如央行领导所说,中国银行顺利改革,改革就成功了。

  2002年2月,第二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具备条件的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可改组为国家控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条件成熟的可以上市”。之后,各家银行抓住机遇,积极响应。在人民银行的正确领导下都成功地进行改制,然后纷纷上市了。

  此前,在2001年10月,中银香港股份有限公司就已成立,并于2002年7月在香港上市,率先完成了国有商业银行在境外重组上市的试点,为中国银行业的整体改革做出积极探索。

  2006年6月和7月,中国银行先后在香港联交所和上海证交所成功挂牌上市,成为首家A+H发行上市的国有商业银行。

  本世纪初的几年,“中国的国有银行在技术上已经破产”成了众多国际报刊常见标题。而经过改制上市后,中国四大行均已成为全球系统性重要银行。在全球的各类排名中,都有抢眼的表现。